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益广告 >
 
  老屋旁边,有个柴禾垛。柴禾垛东头,有棵碗口粗的榆树。榆树边上就是二臣家的大门。二臣在外面打工,自母亲过世后,很少回家。就是年底回来也不在家住,谁家里对付两宿就走了。二臣家就和屯里许多人家一样,空了起来。榆树整年整日的对着长锁着的大门,倒似和它做伴一样。
  
  二臣家前院空着,西院的邻居也空着,东边是田地,门口是前院早年栽下的一排榆树。没人住的房子,没有了人的烟火气,那条通往田里的小路,平时又少有人走,二臣家的门口荒凉又落寞。
  中国公益机构“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的交流会
  前年冬天,我从二臣家门口走过,过去没什么,偶一回头,吓得我一哆嗦。在柴禾垛头那棵榆树的杈上,一挨排,六七只猫头鹰齐整整落在那儿。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忙头也不回的往村外走,绕着圈儿回屯里,没敢再走那条道儿。回了家,心里还突突的跳。
  “ 我很想过来,因为我觉得这里应该有中国瓷娃娃的声音,让大家了解中国瓷娃娃们也非常努力、非常善良、非常独立。”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主任孙月对记者说。孙月就是一名成骨不全症患者,平日需要借助轮椅出行,克服重重困难才来到奥斯陆参加此次会议。
 
  成骨不全症是一种影响骨骼发育的先天性遗传疾病,属于罕见病。患者即使受到轻微碰撞也可能会出现严重骨折,因此他们又被称为“瓷娃娃”。
 
  据了解,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2008年在北京成立,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为成骨不全症等罕见病群体提供公益服务。该机构2014年在第五次全国自强模范暨助残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大会上被授予“残疾人之家”称号。
 
  孙月说,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此次参加国际成骨不全症大会,是希望通过国际交流更多地去了解这种罕见病,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非常想跟这样一个大联盟建立长期的联系,加入到相关的推动工作中。”
 
  本届大会的协调人、欧洲成骨不全症联合会会长因贡·韦斯特海姆说,本次会议上来自中国的代表数量超过往届,其中包括病人代表和专业人士。“我很有兴致地听了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的介绍,包括他们在今年组织的活动中取得的成绩。”
 
  曾多次参加大会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骨科医生杜启峻,是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此次参会的牵线人。杜启峻说:“这个交流可以让国内的病友对国外(病友)在疾病和生活上的相关情况有更好的了解。同时很开心看到孙月代表瓷娃娃中心在这个国际平台上发言,让世界对中国瓷娃娃的情况以及中心服务病人的情况有所了解。”
 
  虽然本次参会是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首次走出国门,但该中心近年来已经在国内与来自意大利和美国等国的专家开展合作,包括组织外国医疗团队到全国各地巡诊等。在挪威的会议结束之后,孙月与同事还将赴意大利访问当地的成骨不全症病友组织。
 
  俗语:“猫头鹰进宅,无事不来!”这猫头的大鸟,总会给人家带来不祥的预兆,幸好二臣不在家,不然该怎样惴惴不安呢。心里各应,又禁不住去想,那些猫头鹰怎么会落那儿呢?到底有几只?很是好奇,跃跃欲试想再去看看,自己又不敢。正踌躇呢,年纪比我小,身体肥壮的胖子来了。我一说,他欣然说:“咱俩去看看。”说走就走,一会功夫,就来到二臣家门口。我大着胆子往那树杈上瞅,什么都没有。胖子细心,低头看看地下,说这是什么?我随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尽是狗排出的粪便一样的东西,很大一堆,且是白色。想起书里说,狼的粪便是白色,难道这里有狼来过?头皮一阵发麻!胖子倒沉着,说这可能是猫头鹰拉的。由于没有见到猫头鹰,他也不敢确认。怏怏的回来,胖子并不死心。
  
  过了几天,胖子兴冲冲的来找我,说整明白了,是二大五小七只猫头鹰。这一个冬天,都在那垛头榆树杈上栖息了。那里窝风向阳,又少人打扰。原来胖子自己偷偷去那里,不弄清楚怎么回事,他觉也睡不好。
  
  上网百度了下,猫头鹰昼伏夜出,以捕食鼠类为生。民间传说多不可信,猫头鹰其实是人类的朋友。这多少让我的观点有了转变,但一想起那猫一样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你,心里就不舒服。哈利.波特里,成群的猫头鹰在空中飞,就觉得阴森可怖。
  
  转眼春来,屯子里的榆树挂满了榆钱。柳絮满天飞舞,暖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憋闷了一个冬天的人们,终于可以呼吸新鲜的户外空气了!
  
  胖子来找我时,我正在看电子书。他进屋就说,不去看看,帮你老婶把猫头鹰窝捅下来!什么?我一脸疑惑。胖子诡秘的笑着说,出去看看就知道了。我放下电话,塔拉着鞋随胖子出了屋。可不,邻居老婶家房后,热闹着呢。一棵老榆树下,一帮人抬头看着树上,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树上,小个子三叔已经爬到半截腰,手里拿着竹竿正听老婶指挥在那里那里,往下捅。半腰的树杈上,有个鸟窝,窝很大,用杂草絮成。随着三叔竹竿的上下戳动,那鸟窝摇摇欲坠。这时,我看见一只大猫头鹰在树梢上哀鸣着飞起,那声音甚是瘆人!鸟窝哗的掉在地上,树下的人们躲开,又聚拢去看,两只刚长全毛的小猫头鹰已经奄奄一息。笃信迷信的老婶,歪着脖子过去,狠狠的将鸟窝踢飞,边踢边说,让你来我家絮窝活该!这一幕,看得我心下不忍,倒同情起那两只陡遭厄运的小猫头鹰了!而这时,那大猫头鹰瘆人的叫声在远处树梢上又响起。我第一回听到这么哀怨恐怖的叫声,毛骨悚然!
  
  而那天以后,失去幼崽的猫头鹰夜夜飞回老婶家屋后的榆树。一声一声的哀鸣,彻夜不停。这只猫头鹰叫声刚落,屯子里其它地方的猫头鹰也随和着叫起来,凄凄惨惨的怕人!
  
  向来倔强的老婶,起初不怕。以为叫上一两宿,它就会走。谁知那猫头鹰带动屯子里的其它同类,愈叫愈厉害,有时候白天都能听到悲声。老婶害怕了,嘴里不停的祷告,后悔不该毁了它的窝。没几天就匆匆去了城里儿子家住下,不敢回来了。
  
  屯子里的人们,不堪其扰。各想各的办法,去撵在自家房前屋后树上叫的猫头鹰。有用碎石块打的,有用手电晃的,还有噼噼啪啪放炮竹吓的,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了,还是无济于事。那猫头鹰还继续着念子的戚鸣!
  
  如此,一月有余。人们深受其苦。而那些原本有安定居所的猫头鹰,也被人们追的四处躲藏。有时在一丛樱桃树里落着,有时在人家的柴禾垛顶,有时也在栅栏上,疲于奔波……
  
  不知道哪一天,夜里再没有听到猫头鹰的叫声。冷不丁没有动静了,心里还觉得不得劲儿。这时候,已经是夏天,天开始热了。又是胖子,穿着大T恤衫,呼哧呼哧的来了。进屋就说,二臣家门口,死了只猫头鹰,挺大但瘦。我一激灵,会不会是那只死了幼崽的猫头鹰!就起来和胖子去看。二臣家门口,柴禾垛东头的榆树下,一只身形憔悴的猫头鹰一动不动的爬在那儿。旁边成群苍蝇嗡嗡叫着飞起又落下!不敢断定是不是那只痛失幼崽的母猫头鹰,但这样的场景真的令人心痛!胖子用脚碰了碰,好像是昨天夜里死的,还没腐烂。就轰走那些苍蝇,捡起来找个地方埋了。
  
  我抬头看看那棵榆树,枝繁叶茂,只是还会有猫头鹰会落在上面吗?那只猫头鹰死后,屯子里其它的猫头鹰也没有了踪迹,死亡或是走了,谁也不知道。
  
  今年春天,我在老屋外面走,在我面前的树上,一只猫头鹰突的展翅飞起,在空中滑翔了一阵,稳稳的落在不远处的柴禾垛上。身姿俊美。我这次没有怕,只是欣喜。猫头鹰不知何时又回来了,还是压根没走藏在哪里?不管怎样,回来就好。心里默默的说,这是我的家园,也是你的。
  
中国公益机构“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的交流会
来源: ysle.com.cn  时间: 2017-09-22 21:42  作者:新华公益

公益专题

网站首页 | 公益资讯 | 感动人物 | 公益众筹 | 公益之窗 | 公益视频 | 爱心企业 | 公益项目 | 青春励志 | 募捐服务平台 | 教育频道 |
时时彩人工计划是我们公益事业整体战略下的媒体平台中心和发展基础,面向公益慈善事业,提供一体化信息服务、互动服务和工具性服务。
Copyright © 2006-2017 新华公益在线募捐服务平台版权所有 邮箱: ysle@163.com 联系电话: 010-88055888 京ICP证010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