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频道 >
 想念的萝卜干
  
  我是一粒萝卜的种子听到春天的召唤就发了芽
  
  我看见一个可爱的男子向我跑来我动情地笑了就开了花
  
  我开着淡紫色的花朵快乐让花朵如此小巧得轻轻飘飘
  
  我开着淡紫色的花朵守望让花朵如此淡紫得神神秘秘
  
  迎着朝阳接着雨露期待
  
  脚插进泥土把眼睛长在花絮之上张望再期待
  
  岁月似乎很快很短
  
  日子却又似乎很慢很长
  
  我似乎很幸福很煎熬很快乐很茫然
  
  我望了好久都只见天边一片空白
  
  难道那奔向我的只是白云不经意抖落的一缕流白
  
  我结了一个白色的萝卜
  
  以纪念曾经的某段纯白或空白
  
  我的想念成灾于是我狠心把自己给切了
  
  切成了一丝丝一条条再于是我把自己挂在了一根竹杆杆上面
  
  风啊还是在吹着日复一日把我吹干了
  
  我啊还是在想着日复一日把自己想瘦了
  
  亲爱的人啊为什么要乍现又不快快出现
  
  如果有一天见到我就算舀弱水三千却能否泡红我。。。。。。
  
  为伊削得人憔悴的。。。。。。这张萝卜干的脸。。。。。。
  
  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偶然
  
  两颗原本应该挂在不同枝头的果实,合二为一。
  
  紧紧地,抱在一起。
  
  从青涩,到成熟,到采摘,到入口,直到,逝去。
  
  有谁会留意到,世界上这样一个看似短暂,却奔向永恒的,拥抱?
  
  无需,更多言语表达,心心,早已相通。
  
  原本,只是一粒软弱的种子,无法选择土地的肥瘦。
  
  却能,孕育一些饱满的果子,缔结一场无声的爱恨。
  
  如果,爱,那么,紧紧地拥抱几辈子吧;
  
  如果,恨,那么,轻轻地离开一辈子吧。
  
  想,找一个,同心同德的人。
  
  我懂他,他懂我,心有灵犀不点自通。
  
  我疼他,他疼我,心中有爱不盟自久。
  
  忽然,有一道千年的闸口,被你不经意地打开。
  
  我没有,给你钥匙,不知你按动了我,哪一个暗藏千年的机关。
  
  从此,爱如潮水。
  
  亲爱的人,我想做秋虫,在你耳边日日夜夜地呢喃。
  
  亲爱的人,我想做夏草,眼睁睁地看着节节疯长,枝枝颤动,叶叶爱意,脉脉相思。
  
  亲爱的人,就算这辈子无法跟你同心,也一定要与你同德。
  
  我张开双臂,等你来,拥抱;
  
  我呶着双唇,等你来,亲吻。
  
  面对你,这样一个我想同心同德的人。
  
  我不想,矜持了。
  
  我只想,坚持,这脆弱的浪漫,和期待。
 作为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的主任,周翾工作了18年之后,才终于能在死亡的重重包围中喘一口气。
 
  此前,在一张张处方和化疗单铺成的跑道上,她带着从四面八方赶来求医的孩子和家长与死亡赛跑。直到2013年,接触舒缓治疗后的她,开始帮助那些处于疾病终末期的患者“平静、有尊严地走完生命最后一程”。
 
  “我没想到自己会有建议病人‘放弃治疗’的一天。”周翾苦笑。刚开始做舒缓治疗的时候,有些医生认为她一出现,“就是来劝病人不治疗了”。她解释,“放弃”并不是不再治疗,而是选择一种“更舒缓的方式”,让生命在离去时,痛苦少一些,尊严多一点。
 
  她曾经治疗过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白白的皮肤,漂亮到让她印象深刻。女孩被白血病折磨着,长头发因为化疗都掉光了,身体也被疾病折磨得瘦骨嶙峋,治疗药物的副作用,则在病痛之外,带来了许多其他不适。
 
  离世前,女孩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只蒙着一件上衣,“毫无尊严”。
 
  那个女孩让周翾反思,如果所有的治疗方案都无法留住孩子的生命,作为一个医生,她“还能够再做些什么”。
就是怎样的一群人被称为“大树下”的医生
  但是更多时候,她只能继续往前跑。复发的患儿重新躺回病房,总会有家长问她,还有没有其他治疗方案可以尝试。
 
  据儿童医院统计,80%以上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儿可以被治愈,还有20%的孩子生命无法被挽留。但在这里,她是唯一一位提供舒缓治疗和临终关怀的医生。
 
  刚开始推行舒缓治疗的时候,和周翾一起的只有血液肿瘤中心的一位护士。如今她的团队大约已随访80例临终患儿。但她觉得“现在还是像草台班子”。
 
  有时候,周翾会遇到其他医生“转介”来的病人。患者家属在她对面坐下了,懵懂着,不明白为什么要来找她。
 
  一旦看到这样的病人,周翾就明白了:“我是负责传达坏消息的。”
 
  周翾以前也害怕说出“坏消息”。第一次有患儿在周翾眼前离开,她回到家,坐在床边嚎啕大哭,家人在边上手足无措。作为血液科的医生,周翾理智上知道,生命的流逝无法避免。但情感上,她忍不住觉得内疚,翻来覆去地想,“会不会是我的原因”。
 
  第一次接触“舒缓治疗”的概念,是通过2013年一场由儿童医院主办的国际医疗会议上,美国圣裘德儿童研究医院(St.Jude Children’s Research Hospital)医生的报告。后来前往美国进修时,她把将近一半的时间,都用在了了解儿童舒缓治疗上。
 
  “如果孩子可以被治愈,我们帮助他减少痛苦。如果最终无法治愈,我们想让他离开得更有尊严,让孩子和家长都没有遗憾。”比起愧疚,周翾找到了更好的方法。
 
  她参观了一些美国的儿童临终关怀医院,那里的病房配有厨房和卫生间,布置得“就像家一样”。桌上摆放着相框,衣柜里挂着患儿和家属的衣服。美国21周岁以下的肿瘤终末期患者,可以加入政府提供的医疗补助计划或儿童健康保险项目,这些孩子能够免费进入这些病房。
 
  圣裘德儿童研究医院里一位白血病复发的患儿,只有9个月大。孩子的父母最终决定,留在医院里进行舒缓治疗。除了医护人员,医院里还有社工和心理医生。孩子的床头摆着布偶和玩具,家长也不必被隔离在病房外。他们守在孩子身边,直到最后一刻。这些家庭最后在做的事情,不是穷尽一切方法治疗,而是完成孩子的心愿。
 
  周翾“挺吃惊的”。当时,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4个病区107张床位,常年爆满,用周翾的话说,“资源太紧张了”,很难给患儿提供这样的关怀。
 
  她曾经给一位患儿的妈妈分析孩子的病情,细细说明孩子身上将会发生什么,家长又该如何应对。最终,说到了孩子将会在生命尽头时的样子。
 
  这位母亲突然起身,冲到门外哭了起来。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们家已经欠下了上百万元的债,孩子的病却没有了希望。
 
  她还记得在病房见过一个孩子趴在窗口,看着楼下往来的人群,对妈妈说:“等我病好了就可以出去玩了。”
 
  但最终,这个孩子离开得很突然,母亲没能来得及带他出去玩。她对周翾说,后悔。
 
  “这部分家长,有长期抑郁和焦虑的风险。”周翾拿出了一项瑞典前些年的调查数据。有三分之二的家长没有对孩子告知病情,他们当中,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在孩子去世后,后悔没能减轻孩子的痛苦,没能实现孩子最后的心愿。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调查了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后,发布了《2015年度死亡质量指数》。其中,中国大陆是第71名——“本应在该指数中表现更好”,从“人口规模来看”,“十分令人担忧”。全国各地,舒缓治疗都只有零零星星的临终关怀。对于儿童舒缓治疗的专业性尝试,只有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和上海儿童医学中心。
 
  刚开始在国内推行舒缓治疗时,周翾做的第一例随访病例,是一位来自河北的白血病患儿,9岁,她曾经的患者。在疾病第二次复发之后,父母带着小男孩儿回到了农村老家。
 
  从他们家到最近的医院,要走半个小时的山路。孩子离开的那天夜里,家长得到指导,提前准备好了镇痛药、镇定剂和氧气袋。在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孩子对父母和3个姐姐说了3句“谢谢”,自己拔掉了氧气管。

就是怎样的一群人被称为“大树下”的医生
来源: ysle.com.cn  时间: 2017-09-22 18:59  作者:新华公益

公益专题

网站首页 | 公益资讯 | 感动人物 | 公益众筹 | 公益之窗 | 公益视频 | 爱心企业 | 公益项目 | 青春励志 | 募捐服务平台 | 教育频道 |
时时彩人工计划是我们公益事业整体战略下的媒体平台中心和发展基础,面向公益慈善事业,提供一体化信息服务、互动服务和工具性服务。
Copyright © 2006-2017 新华公益在线募捐服务平台版权所有 邮箱: ysle@163.com 联系电话: 010-88055888 京ICP证010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