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益论坛 >
“其实他是个孤儿。”
 
  江一燕很难忘记那个画面。当村民轻轻说出真相时,拍戏时一直跟在江一燕身边有说有笑的小孩子,眼泪唰地掉下来,立刻转身跑开了。
 
  她对孩子这种微妙的心理非常敏感。生于江南,小时候江一燕常搬个小板凳呆坐在门前看雨,一坐就是一整天。她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爸爸妈妈工作忙碌,她只好跟自己说话,渴望一个能够交流的人。
 
  2006年,在广西巴马县小嘎牙村拍摄电影时,江一燕敏感细腻的心,一次次被村里的孩子们触动。
 
  拍戏间隙,她是孩子王,常常收到孩子们送给她的礼物,比如几个新鲜的玉米。当地土地贫瘠,玉米零星地种在陡峭的山上,孩子们背着小箩筐,需要爬四十分钟才能摘到。有次聊天说起野生木瓜,她随口说自己从来没吃过,第二天野生大木瓜就出现在她眼前。
 
  “我还不知道怎么给予的时候,他们已经想到了要给予你。那些孩子得到的东西好少好少,但还愿意付出。”江一燕一字一顿地说给《中国慈善家》。
作为一名影星她曾做过8年的支教老师
  小嘎牙村本来有一间教室,狭小简陋,因为没有老师愿意来上课,渐渐废弃。村里的孩子们只能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到东长乡的长洞小学上课。翻山越岭中, 孩子们的脚被磨得又黑又肿。当地大多数孩子是留守儿童,五岁的孩子已经是“小家长”,需要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还有很多孩子早早辍了学。
 
  戏拍完了,江一燕的心却留在了小嘎牙村。一开始她捐物资、修学校,留意孩子们的需要,后来索性带着助理直接过去给孩子们上课。
 
  短则一周,长达一月。2015年,已经是江一燕在巴马做支教老师的第八个年头。
 
  “对孩子越了解,我也越知道如何去做一个支教老师”
 
  从南宁下飞机,再坐车到巴马县,需要六七个小时,从巴马到东山小嘎牙村,又需要一个多小时,一路上陡峭难行,还需要爬一段山路。每次去支教都像是一次大冒险。
 
  在长洞小学,江一燕跟当地老师同吃同住,睡的是上下铺的木板床。宿舍简陋,冬天风灌进来,她常冻得一宿宿睡不着觉。刚支教时赶上半夜想上厕所,她要做上好半天思想斗争,才敢走进黑寂的旷野里。
 
  即便如此,江一燕视支教为自己每年最重要的公益假期,“是一种享受而不是工作”。她教孩子们唱歌、跳舞、做手工,“希望他们在主课之外,有一点点艺术上的感知。”
 
  学校环境艰苦,她帮着修路、建厨房和小药房、建广播站,设立奖学金。2009年11月19日,长洞小学举办了有史以来第一届运动会,孩子们参与其中,非常开心。此后这天被定为“长洞小学爬行者运动会日”,校长承诺江一燕,每年都要把运动会办下去。
 
  有一次山里下雨,江一燕清晨打开门,看到孩子们都蹲在教室门口呆呆地看天,上课也心不在焉,她立刻感受到“那一刻他们特别孤独”,就像自己小时候经历的那样,“孩子就是这样,当感到冷的时候,就开始想念爸爸妈妈,想要多一点温暖。”
 
  江一燕开始思考在课堂上带入一些价值观的引导,她希望孩子们不要因为生活的现状,而去承受“比想象更多的恐惧感”。
 
  有一节课,她带着孩子们讨论“孤独”的话题,很多孩子连这两个字还不认识。她为孩子们解释孤独的意义,引导他们如何面对孤独,也教他们唱《隐形的翅膀》这样的歌。
 
  她也会跟孩子们讨论“分别”。早年间,每次支教离别时她都很伤感,而孩子们也会一直哭。有一年,她回到北京排演话剧《七月与安生》,竟产生了一种恐 惧,“面对很多车,很多人,就想回去,不想演出了。”后来,她反思这样的情绪容易传染给孩子们,于是尝试微笑着跟他们告别。她告诉孩子们,分别也意味着 “再相聚”,换一个角度,“即使小江老师离开了,我是不是已经在你们心里了?这样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
 
  她在乎孩子们的想法,常常花很多时间思考。有一年她带了很多项链给大家,女孩子们因为太过喜欢而争抢起来,江一燕感觉到自己“让孩子们觉得不平衡,有选择了”,她心里有些生气和责备。第二年,她带了很多的珠子,决心穿一百条项链,给所有的女孩子都是一样的。
 
  “这种教学经验是你在实践中,一点一滴累积的。就是因为时间久了,对他们越来越了解,我也越来越知道如何去做一个支教老师。”江一燕说。
那是个下雨天,百无聊赖。坐在窗前,看屋檐的滴水。雨势或急或缓,檐上的水流,也时紧时慢。时近中午,没有一点饿的感觉。雨季就这样,让人心里湿哒哒的,连食欲也不振。
  
  收回目光,到插台那儿,看手机充满了电。就拔下来,依旧在窗前,打开手机,看微信。没有消息,朋友圈,转发的东西挺多,感觉乱乱的。退了微信,登陆QQ,还是没有人说话。有些怅然,却不知这失落从何而来!
  
  久不聊天了。想想最初的迷恋,到今天的淡出,若不是亲身经历,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QQ空间,时时都在更新。在那些优美的文字和图画里行走,是我在网上唯一乐此不疲的。
  
  而这时,收到一条验证消息。你第一次出现在聊天框里,那个,挺特别,是一幅年画的截图吧,后来你告诉我说。而吸引我的,是你的签名,“小时候,画在手腕上的表没有动,却带走了我们最美好的时光”。抒情诗一样的签名,多美!
  
  和你成为朋友,是理所当然的了。以后,熟了,你说,第一次遇见你这样的朋友,你没有查户口似的问我这问我那。我说你也没问我啊。这些都不重要,你说,若不想说,编个骗你你也不知道。这是真的,网络毕竟是网络,离现实很远。
  
  不知道怎么的,和你那么有话说。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还以为真的要淡出网络呢!那以后的许多日子,从夏天到冬天,和你有说不完的话,只是,我们却一直没有问彼此的名字、电话。其实,我们离的很近很近。谁也不问,谁也不说,这默契谁也不想打破!
  
  有一时,我会说,有一天我们即使见了面,也不认识,会插肩而过啊。你说,也是啊,我们还是陌生人。谁也没有去问谁,谁也没有说。缘分点到为止,缘分谁也改变不了的。
  
  看看雪下了,你在线的时候越来越少。偶尔发的微笑,算是你我的招呼。感觉渐渐淡了,有时会想的灰暗,是不是就这样错过了呢!网络终不比现实,更多的时候,像浮云。
  
  时光消磨,我又回复了以前的样子,浏览空间,是我唯一上网做的事情。偶然的聊天,凤毛麟角,是不想再在网络里陷的太深,只怕走不出来!
  
  再说话,已是新年。知道你还在,心里踏实些。最怕经历的是默默的远离,要知道这沉默,最伤人心。
  
  说话或不说话,我们在一起。见或不见,我们在一起。网络是个平台,是个大家,有深深的牵挂,还有何求呢!
  

作为一名影星她曾做过8年的支教老师
来源: ysle.com.cn  时间: 2017-09-23 09:07  作者:新华公益

公益专题

网站首页 | 公益资讯 | 感动人物 | 公益众筹 | 公益之窗 | 公益视频 | 爱心企业 | 公益项目 | 青春励志 | 募捐服务平台 | 教育频道 |
时时彩人工计划是我们公益事业整体战略下的媒体平台中心和发展基础,面向公益慈善事业,提供一体化信息服务、互动服务和工具性服务。
Copyright © 2006-2017 新华公益在线募捐服务平台版权所有 邮箱: ysle@163.com 联系电话: 010-88055888 京ICP证010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