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募捐服务平台 >
 
  被那家厂聘用的事,我喜忧参半。喜的是,薪水真的迷人;忧的是,好远啊,我那美丽又温馨的小窝,将要面临再一次迁徙的命运。
  
  在外面辗辗转转,我最珍爱的,也就是那套租来的一室一厅的房子了。那是我亲手布置好的,有很多布娃娃,美丽的窗帘,还有好多拣回家的布艺盆栽,我手机上的小熊也是拣的别人丢了的,包括现在墙上又挂了只穿着绿裙子的小猫,也是在回家路上的一小块沙地里拣到的。虽然如此,但这个小窝,在我眼里,也是放眼皆是宝,于心皆为贵。
  
  我请了一帮旧朋友吃饭。结果来的,还是只有刚离职那家厂的两个同事。我也不介意,大家都是流浪汗,难聚首也是情理事。我们三个人还喝了啤酒,互相说了些祝愿前程似锦之类的话。我却始终无法笑得很灿烂。因为我心里,总有种莫名的压力和担忧。
  熬夜加班到脑出血也不算在工伤里
  到那厂报到入职后,竟然一周都没给我配备相应的电脑电话。我每天就是像个雕塑一样,在位置上坐八小时,面前装模作样摆本职业杂志。我心里很狂燥,我不知道,这叫什么工作什么生活。倒是我随身带去的那盆绿萝,摆在我的办公桌上,长得越发翠绿可人。我每天早上,都早早地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给绿萝用手指弹细细的水珠子,给它洗一次小澡。在这里,绿萝是跟我一起坐车来的,它是我的至亲,我总轻声地叫它“宝贝”。我想,绿萝明白我的忧伤和脆弱,所以它努力地长得绿绿的,想以此给我带来生机和力量。
  “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
 
也就是说,过劳后只有在工作中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工作中突发疾病后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的,才被认定为工伤。这存在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一是因过劳导致的心血管疾病,以及由此引发的残疾(过劳残),并不被认定为工伤。
 
二是过劳后在工作岗位之外发生的死亡,比如在睡眠时间,不被认定为工伤。
 
三是“48小时”的时间限制,造成巨大的伦理冲突。对于生命垂危、抢救机会不大的病人,职工家属可能会为了获得工亡待遇,要求医院在48小时内放弃治疗;用人单位可能会为了少支付工伤赔偿费用而要求维持治疗超过48小时。
 
其实,中国的法律曾对“过劳死”和“过劳残”有过规定。已废止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曾将“在生产工作的时间和区域内,由于工作紧张突发疾病造成死亡”作为工伤的情形之一。
 
什么叫“工作紧张”呢?上海曾有过这样的规定——企业安排职工从事禁忌从事的劳动;企业安排职工加班加点时;企业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安排职工完成超额劳动的;其他因企业原因造成职工工作紧张的。
 
遗憾的是,由于“工作紧张”这一标准在实践中很难操作,所以2004年的《工伤保险条例》直接修改成简单易行的48小时标准。这其实是一个倒退。因为《试行办法》已经形成了过劳死制度的雏形,如果经过实践的丰富,包括司法案例的积累和实施细则的出台,很可能最终建立起中国自己的过劳死认定体系。
 
  下班后,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就去刚认识的小妹子宿舍找她们。她们也是一本无聊的杂志无心地翻过去翻过来聊以渡日,一张红底黄线的十字绣在绣着“幸福吉祥”,绣着绣着,又捧着布像抱着条狗狗似的发呆。我或者跟她们搭着看杂志,或者站站,走走。她们也叹气“哎,真没劲。。。。。。”然后,我们结伴去集市。集市上有卖吃的,有跳集体舞的,很嘈杂。地上到处是垃圾,她们买那些堆着卖的瓜子嗑,还在往地上吐垃圾,我反对也无效。我买片哈蜜瓜,好甜。泥巴里长出的藤结出的瓜,都能这么甜。我吃了这么甜的瓜,心里却还是那么涩。我跟着她们在人群中穿行,她们去哪我去哪,什么也不想去想。但我知道,我强烈地觉得很孤单很孤单,虽然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说说笑笑的她们,还有跳着集体舞扭来扭去的红男绿女。。。。。。
  
  我很想念我的小窝。就在离我两个半小时车程之外的地方,锁着门,因为我不在家。天气这么热,阳台上的花三两天没人浇水都会蔫的。。。。。。而我走的时候行李不多也不少,我能随身带的,只是那盆稍轻的绿萝,其它重的茉莉和吊兰,我带不了。但我很想这些花,很想,真的很想。我看中这些花,胜过看中身边的人。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似乎都与我无关。而这些花,与我息息相关,血脉相连。我总向身边的人唠叨来唠叨去:“我好几天没回家了,我的花会蔫的,再不回去浇水,它们会死掉的。。。。。。”她们听了狂笑:“几盆花有什么?死了再种呗。”我看看她们,不再说话。我很低落,离开了那个小窝,离开了那些花,我似乎,没了魂。
  
  那里没有电脑可以上网,于是,我开始每天在本子上手写日记。写着写着,就哭起来。我开始更频繁地给朋友打电话,打着打着,就哭起来。我生活得并不穷困潦倒,但我却无比忧伤。在别人眼里,我找到了份高薪的工作,我落入了福地。可我,只觉得漫无边际的孤独向我袭来,我倍感凄凉,我没有了自我,每天像孤魂野鬼一样游离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每天都在挣扎,要不要把我的小窝搬到这里来?要不要为了那诱人的薪水而留下来?还是离开这地方,遵循内心的需要和感受?
  
  终于,做满一周后,我向老总递了辞职信。老总问我为什么不做了?我说我孤独,我没朋友,我失去了自我,我不快乐,我也不想,只纯粹为了薪水为了钱而活。。。。。。说着,我的眼圈又润了。有时候,我是那样雪花一样,一触即化的脆弱。老总在挽留我无效后,准了我的辞程。在我再次去给他签辞职单时,老总伸出手,和我握手。我转身走出去,他把我送出办公室门口,再次伸出手,跟我更深深地握了手,并说再见。我对他说“再见”两个字时,他只看得见我的嘴唇动了两下,因为我已经感动或者难过得说不出话了。
  
  我又收拾起当初来时的行李,绿萝,大包小包,大桶小盆的一小一小步地移走到站台的小树下等公车。想起这短短的一周时间里的点点滴滴,我又将要回到我的小窝,回到与我朝夕相伴的花儿那里,再次面临生存的问题,或许,不得已的时候,还会再次出发流浪到更远的地方。。。。。。我的眼泪,终于哗哗流下来,不断地涌出眼泪。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好可怜,像只流浪的小猫,影子一样穿行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但越是如此,我越是更要遵循内心的感受,为了心中那无价的快乐,我斗胆也要,再次把自己,甩上又一次的征程。我知道,我是一个太感性的人,所以,我做得出来爱自己胜过爱钱的蠢事。嗯,也许吧。。。。。。所以,我这样的人做不了官发不了财,还好,这些,我都觉得没关系。所以车来了时,我擦了两把眼泪,上了车,坐下,心里,却忽然豁然了。。。。。。
  
熬夜加班到脑出血也不算在工伤里
来源: ysle.com.cn  时间: 2017-09-22 18:27  作者:新华公益

公益专题

网站首页 | 公益资讯 | 感动人物 | 公益众筹 | 公益之窗 | 公益视频 | 爱心企业 | 公益项目 | 青春励志 | 募捐服务平台 | 教育频道 |
时时彩人工计划是我们公益事业整体战略下的媒体平台中心和发展基础,面向公益慈善事业,提供一体化信息服务、互动服务和工具性服务。
Copyright © 2006-2017 新华公益在线募捐服务平台版权所有 邮箱: ysle@163.com 联系电话: 010-88055888 京ICP证010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