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益拍卖 >
 
  跟朋友聊天,聊得满脸是泪。
  
  我说在我生命中,你最珍贵。朋友说几十年了呢。我说是啊,我的男人都换了几任了,你还是元老。朋友笑。再说了些什么,我就眼里蓄满了泪水,蓄得满满的,终于滚滚而下。感动的泪水,一般都是这样的流法。
  钟汉良为让更多的孩子从书中受益 携手幸福乡村图书馆在中小学中推广阅读
  我不是一个风流的人,但老天却安排了不同的男人与我共枕。真是不知幸或不幸。而且那些男人都活着,让我想全部化成追忆都不行。有时候,生活让我都不想再有半点矜持,上大街去烂去,找个鸭子去糟蹋别人也践踏自己去,或者到厕所去抱去啃也行。我也这样跟朋友说。她也笑。她知道,我只是。。。。。。如孤芳所说,说说而已。
  
  我说,有些话,是全世界只能说给一个人听的。也只配一个人听的。当然,这是赠于朋友的话。而恋人是什么?是种子,只萌发一次,若是枯萎,这棵苗也不会再复活。这几年下来,所谓的恋人又让我得到了什么?我以为加倍的真心就可以,所以我一度毫无保留的付出,结果,我差点加倍的一无所有。早都出了一个孟广美,我不该以为那是个神话。爱情或者爱人总不能按常理出牌,我早该知道。可以渴望男人,但不要指望男人,我早该明白。男人总说还爱我爱我,我叫男人不要在爱情走远的季节表达爱爱爱,那就像冬天还挂在树上的烂果子,已没有了甘甜,纯属负担。男人男人可知道?几年下来,都是他在做导演,我在出演一场一场的闹剧。我累了,导演还在说“再来一次!”我不接受了,我不演了,走自己的路,哪怕孤单,哪怕害怕。
  
  朋友说不要哭,大过年的。我说没关系,我只是感动于朋友情义的真,没有伤悲,是感动,是庆幸,让眼泪消消毒,以后更认得清路也好。大过年的,如果是难过,我反而一定压住不会流泪了。朋友说这就好。是的,这眼泪不是为男人而流,是为朋友而流。女人为男人流的又岂止眼泪?那是血泪。
  
  想想,朋友以前上学时,我当时才一百六十块一个月。记得那天我背着我父母偷偷把我存了一年的一千块钱给朋友送去,借她交学费。那一千块钱真的很珍贵,因为我要存一年才会有。多年后,我都没想过要回那笔钱,虽然朋友说过好多次要还掉。最后是在我一穷二白的时候,却担心我爱的男人从家里返广东坐什么车都不放心,非要他坐飞机自己却手上没钱的时候,我才去朋友家向她要回了那一千块钱,只为了换一张我男人的返广东的飞机票。而这个我把心剖出来以对的男人,也在那之后的第二年劳燕分飞。这些,都不知是我的光荣还是耻辱。都不知是在往我脸上擦光还是抹黑。不过,所幸我从不后悔我的所做所为,不管结果如何。我相信,不可思议的耻辱,终会让我不可思议的光复。
  
  之后,山水轮回。在我几乎无路可走的时候,是朋友,把我弄进了她所在的工厂。我在那里也吃尽了苦头,加班加通宵,加得我第二天清晨摇摇晃晃回宿舍都怀疑自己是孤魂野鬼。几经挣扎和学习,再经过吃狗屎一样的一堆堆的苦难,我爬到了今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要不是朋友在那时拉我一把,不会有我的今天。要不是朋友在那时拉我一把,我至今都不知在哪里跟芸芸众生的打工大众一起永远流转在那条长长的看不到边的流水线上。我不是有职业歧视,我自己都是蚁蝼一路爬过来的,只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如果没有朋友那一次伸手,我将始终郁郁而过,就算太阳照到我身上,都不会觉得有温暖。
  
  朋友离我千山万水,但我也能感觉到她向我伸过来的温暖的手。这是连一般的恋人也无法达到的默契和真诚。除了不能给我爱情,她甚至都填补了我从小到大那惨淡的亲情。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有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亲的哥哥,我却从来没感觉到过有他的存在。可我是多么希望感觉到这个世上还有个亲哥哥呀!他长年躺在床上,好好的一个男人,因为思想的偏激和志气的懦弱,对发财的向往和对自己每一把努力的吝啬,活活把自己给横在床上了。每天父母做好饭后,就如唤一条小狗似的唤一声,他就端着个大盆子到我父母面前装上一大盆子,再回自己小屋中狼吞虎咽,而后又不分白天黑夜地长睡不起。这是我2002年回家时看到的一幕。。。。。。如此已有十余年!
  
  幸好,有朋友。如果不是有朋友,我的力量,至少要削弱一半。真心真意感谢老天在给我那么那么多磨难的同时,赐于我这么好的,这么几十年如一日的朋友。如我最爱的兰花,再小,也那么芳香馥郁,香满心房。嗯,有时间,得在空间里专门弄一个兰花相册,以志我与朋友的情义。
  
2017年7月15日,山西省晋中市榆社县云竹中学“幸福乡村图书馆”奠基仪式如期举行,来自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幸福乡村图书馆”的志愿者与榆社县有关领导,以及云竹中学等学校的老师学生共同参加了奠基仪式。
 
在奠基仪式中,幸福乡村图书馆发起人纪中展、幸福乡村图书馆山西分站负责人赵昌健与榆社县教育局签署了战略协议,在今后5年,幸福乡村图书馆将会持续的引入更多资源,在榆社县中小学校举办各种阅读推广活动,志愿者代表单子长同学也在奠基仪式中向云竹中学的学生们捐贈了他精心挑选的书籍,做为云竹中学图书馆的第一批藏书。
榆社县地处太行山中段西麓、晋中市东南部,自古人杰地灵,商有箕子开辟邑境,战国有廉颇、蔺相如“将相和”,名传千古。榆社也有光荣的革命历史,是太行山区老根据地。抗日战争时期,老一辈革命家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陈赓等,在这块土地上生活和战斗过,榆社人民为民族独立、全国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
榆社县云竹中学馆是幸福乡村图书馆的第19馆,也是在榆社县的第1馆,将会在9月份新学期开学之际正式启用,届时会有400多名学生受益。此次,幸福乡村图书馆到革命老区的中小学建图书馆推广阅读,不仅得到了榆社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著名演员钟汉良先生及其团队也一起参与幸福乡村图书馆的第19馆的筹建,前后在榆社、以及大晋中区域将捐助4所中小学图书馆的建设与运营。
 
钟汉良先生表示,希望将“移动图书馆”的概念与大家分享,让更多人喜欢阅读,透过阅读来丰富人生。同时,他也将自己“钟汉良W良家族”的“向阳计划”与幸福乡村图书馆结合,借由“向阳计划”落实社区关怀与传递良家族正能量的理想,让家族的家人们一起成为公益活动的志愿者,借助幸福乡村图书馆带动中小学生一起读书。
“幸福乡村图书馆”成立于2013年8月,依托于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是由热心读书人发起推动的纯公益项目。其通过在贫困乡村的学校建立图书馆,为当地的适龄儿童少年提供最适合的图书,链接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周边大学生社团及相关志愿者,共同搭建孩子们的精神家园。
“幸福乡村图书馆”初衷在培养孩子们读书的乐趣,爱读书,为他们打开一扇了解世界的窗,丰富人生。接下来“幸福乡村图书馆”和“钟汉良W良家族”的“向阳计划”将在榆社,以及大晋中区域的中小学将建设交付更多的图书馆,在中小学生中推广阅读,让更多的孩子读到好书喜欢读书从中受益,也希望知识的力量,能够借由钟汉良先生“移动图书馆”的概念,大家共襄盛举,在全国各地扎根。
钟汉良为让更多的孩子从书中受益 携手幸福乡村图书馆在中小学中
来源: ysle.com.cn  时间: 2017-09-22 21:06  作者:新华公益

公益专题

网站首页 | 公益资讯 | 感动人物 | 公益众筹 | 公益之窗 | 公益视频 | 爱心企业 | 公益项目 | 青春励志 | 募捐服务平台 | 教育频道 |
时时彩人工计划是我们公益事业整体战略下的媒体平台中心和发展基础,面向公益慈善事业,提供一体化信息服务、互动服务和工具性服务。
Copyright © 2006-2017 新华公益在线募捐服务平台版权所有 邮箱: ysle@163.com 联系电话: 010-88055888 京ICP证010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