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评论观点 >
 那深深的一躬,让人充满敬意。我想,这几天媒体的刷屏转载,也是舆论的一种鞠躬方式吧。近日,福建莆田一老人过斑马线时,向停车礼让的车主脱帽鞠躬的视频走红网络。当事老人、88岁离退休干部闵庆昌说,车停下等候让他很感动,说“谢谢”怕听不到,所以脱帽鞠躬,这样内心比较平衡。
  网友被老爷爷的深深一躬触动了,有的说,虽然鞠躬的少,但心存感激的人很多。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有的讲起自己的经历:有时候骑车载孩子上学碰到没有红绿灯的路口,一般司机都会给我让路,我知道说谢谢他们也听不到,骑着车也没法做手势感谢,我还是说了谢谢,每一次都说,起码我自己心安,孩子也在旁边看着听着。
花一分钟倾听一下别人的看法 就不会那样的理所当然
  但也有人觉得这么鞠躬没必要,一个网友说:本该遵守的交通法规,有什么好宣扬的。按照交通法规,这种情况下遇到老人本就应该让行,理所当然的事这么高调赞美,反而让人觉得这个社会出了问题。我想,老人的鞠躬之所以让人感到很暖,就在于他摆脱了那种“理所当然感”,没有理直气壮地觉得“我理所当然应该享受别人礼让”,总觉得自己给别人添了麻烦的谦恭气质和感恩心态,传递着善意。
 
  少一些理所当然感,就会少很多火气,这个社会的很多冲突,都源于那种站在道德高地上、以自我为中心的理所当然感。让座的冲突、广场舞对立、路权的矛盾,那些路怒网怒,那些痛斥怒怼,哪一个不觉得自己是“理所当然”?越觉得理所当然,就越发怒火中烧怒发冲冠,瞬间情绪爆炸。
 
  老人似乎有足够的理由“理所当然”地享受车主的礼让,88岁高龄,走得很慢,而且这是斑马线,应该让着行人。这种情况下不礼让,应该受到批评。即使理应如此,礼让也需要车主的道德自律,毕竟这时假如车主一脚油门开过,你也不知道他是谁,很多司机就是这么干的。别人做了“理所当然”的事,义务之外也有道德和善良,也付出了“等待”的成本,这种行为应该受到鼓励和尊重。这世上很多事情,虽然看起来好像是“理所当然”,但要看到“本分”中包含的“情分”,对那种“情分”常含尊重和赞赏之心。老人的脱帽鞠躬,表达的就是这种情怀。
 
  道德是一种相互的善意,可人们常常只把道德看成对别人的义务,自己坐享其成。一些老人之所以被批评为“为老不尊”“坏人变老”,就在于他们把很多事情看得“理所当然”:年轻人理所当然该让着自己,这个社会理所当然应该“尊老”,小伙子公交车上看到老人理所当然应该让座,打球的年轻人看到老人来锻炼了理所当然应该把场地让给老人。
 
  一句跟帖说得好,我们不是敬老,我们只敬有德之人,这个老人就让我们充满敬意。说的就是道德的相互性。我给老人让座,你说声谢谢;我没有来得及让座,你理解可能是没注意到;年轻人辛苦工作一天也累,站一会儿其实也没多大问题;自己走得慢让礼让的车主多停了一会儿,向车主竖个大拇指;广场舞影响别人休息了,声音小一点儿,错开休息时间。如果不那么倚老卖老,不那么觉得别人理所当然应该让着自己,冲突就会少很多。理解了道德的相互性,身上也会少很多戾气。你所理解的理所当然,在别人看来并非理所当然。
 
  有网友说:致敬就算了吧,也不是多伟大的事,能尽可能地快速通过斑马线就是对礼让司机的最大尊重。还有人说,被礼让了我也会点头表示感谢,但是不会鞠躬,因为耽误别人时间。你看,总怕耽误时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隐喻,这个时代的很多问题都在于我们太追求快了,在快得窒息的节奏中失去了慢的能力。慢下来,等一等;慢下来,说一声谢谢;慢下来,花一分钟倾听一下别人的看法,就不会觉得那么理所当然,心灵会平和很多。脱帽鞠躬的老人,让急着赶路的我们慢下来思考了很多问题。
小的时候,在邻居家看动画片,常常到痴迷的程度。倚在墙角,或坐在小板凳上,歪着脑袋,盯着荧屏,目不转睛。常常是在母亲的呵斥中,恋恋不舍的回到家。乡下的日子,那会难啊,有电视的,没有几家。仍记得,看《霍元甲》,全屯的人都聚在有电视的人家,屋里装不下这么些人,那家人索性将电视搬到外边,放露天电影一样。小小的黑白屏幕,命运坎坷的霍大侠,那个年代,是带给人们多少快乐的回忆!
  
  和母亲去姥姥家,要过一条小河。河水不深,不是雨季的时候,水清见底。脱了鞋,绾起裤脚,紧紧攥着母亲的手,在浅浅的水中胆胆怯怯的走。河里,成群的鱼儿,来来去去的游,有调皮的还来嘬我的腿。我躲着,叫着,母亲就笑了,说小鱼儿跟你玩呢,你怕啥呀!
  
  上了岸,不远就是一条公路,公路往东走不远,是产煤的矿区。拉煤的卡车,一辆接着一辆在公路上跑着,络绎不绝。我怕车啊,总以为那飞一样的车轮是奔我而来。就不肯在公路上走,见车来的时候,逃到路边的植树台上,躲得远远的。母亲又笑又气,说我胆小,是个没出息的孩子。随她怎样说,我就是不上路上走。母亲也没法,到姥姥家时,我的裤子和鞋都脏兮兮的。
  
  而最初接触书,也是在去姥姥家的那条路上。那时,还没上学。公路边,有个供销社。母亲带我进去,我一下就被那摆在柜台里的小人书吸引。也不要吃的,就央求母亲买本小人书。母亲拗不过我,嘴里说小屁孩儿会看什么书,还是买了给我。那本《野马河春晓》,现在是早以不见了踪影,可那幼小时关于书的记忆,深植我心!
  
  由家到学校,二里多路。不算远吧,步行有十多分钟就到了。可这是指在晴天,雨天就麻烦了。上小学时,还没有雨衣,也没有靴子,只能披着一块塑料布,赤着脚,在泥水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那时的感觉是,这条路是那样的漫长!
  
  不只有灰色的记忆,这条二里多点的土路,也曾带给我许多现在是久违了的快乐。放学的路上,和小伙伴捉蜻蜓,用瓶子装逮住的蚂蚱子,在土壕边生起火,烧不知从谁家地里折来的黄豆。在吃得嘴巴黑黑的时候,不知是谁喊了声,有人来了,就抓起书包,哄的散了,慌不择路的跑。就有掉稻地里的,有鞋跑丢的……,狼狈而开心!
  
  在冬天,路是好走了,可有时不期而遇的雪,是大大的难题。常常是在没膝的雪中,艰难的趟着道儿,到校时,汗涔涔了。有时,放学后,顶着凛冽的西北风回家,脸上刀割似的疼。不能忘记,小学六年时那个冬天,别的班都放假了,只有我们在补课。而我们屯只有我一个六年级学生。在滴水成冰、哈气是霜的那个冬天,在茫茫雪原一条窄窄的小路上,一个穿得笨笨的、背着沉沉的书包的少年在寂寂的行走!多年以后,再想起那时的情景,才知道那时只是人生刚刚开始,以后路还远着呢!
  
  六年寒暑,在那条泥泞的小路,来来往往,不知走了多少回,是刻下了重重的烙印!
  
  再以后,上学,接着上学,骑着单车,坐着客车,来往于家和学校之间。有时想啊,这多像蜘蛛织就的网呢,而家是那中心。
  
  那条离家的路,是愈来愈远,回家的时候,是愈来愈少。三十余年了,凭空想起旧事,有深深的怅惘。那些遥远的记忆,就是一张灰色的网,我们曾经走过!
  

花一分钟倾听一下别人的看法 就不会那样的理所当然
来源: ysle.com.cn  时间: 2017-09-23 09:58  作者:新华公益

公益专题

网站首页 | 公益资讯 | 感动人物 | 公益众筹 | 公益之窗 | 公益视频 | 爱心企业 | 公益项目 | 青春励志 | 募捐服务平台 | 教育频道 |
时时彩人工计划是我们公益事业整体战略下的媒体平台中心和发展基础,面向公益慈善事业,提供一体化信息服务、互动服务和工具性服务。
Copyright © 2006-2017 新华公益在线募捐服务平台版权所有 邮箱: ysle@163.com 联系电话: 010-88055888 京ICP证010059号